關於部落格
自助餐
  • 1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書記去哪兒》19日推光明村篇 記錄村支書黃鐵輝的一天


  
  (5月27日,長沙市望城區白箬鋪鎮光明村,村支書黃鐵輝為來學習取經的百餘位湘西北地區村支書講課,談光明村新農村建設的心得。)
  
  (為了辦一家大型農家樂,村民文輝(右)家中已改成了辦公室。黃鐵輝(左)又一次來他家,詢問農家樂籌備有啥困難。村民“背一坨錢創業”不容易,黃鐵輝說,得多為他們打打氣。)
  
  (為了光明村保潔招標後村民的情緒問題,黃鐵輝(中)到村關工委主任鐘光義家“串門”,請村裡威望高的老人們多做做解釋工作。)
  
  (在村民吳偉(左)的葡萄園裡,黃鐵輝(右)感慨:一串葡萄成熟後有上十斤,一斤賣得到十幾二十元,兩串葡萄就比原來作一畝稻田的收益更大。)
  紅網長沙6月18日訊(記者 曾小穎)6月19日,紅網《書記去哪兒》將推出第13期光明村篇,記錄長沙市望城區白箬鋪鎮光明村村支書黃鐵輝的普通一天。這是《書記去哪兒》首次關註“最小”的書記——村黨支部書記的工作行程。
  初夏的天亮得早,黃鐵輝出門也早。光明村是湖南省新農村建設的示範村、樣板村,這天有來自省內貧困地區的百餘位村支書要來取經。
  要給百多位村官同行上課,黃鐵輝並不緊張。他和光明村都是“見過大世面”的。這座金州大道旁的小村白牆青瓦、朱門木窗,整潔靚麗如別墅區,以生態旅游和休閑農業成為了長沙周邊的一大景點。村裡已接待80萬名游客,還迎來過駐華使節等“大人物”的造訪。
  其實就在十年前(2004年),光明村還是個貧困村,大家出去都不願說自己是光明村的。黃鐵輝說,是新農村建設讓光明村一點點“亮”了起來,這才不負“光明”這個好名字。
  《書記去哪兒》是紅網推出的國內首檔大型網絡新聞紀實系列報道,每期15分鐘左右,以新聞紀實的方法,視頻記錄一名地市、縣區或鄉村書記的一段工作行程。此前《書記去哪兒》已推出了婁底新化、懷化通道、益陽赫山、邵陽城步、邵陽新寧、永州新田、常德石門、懷化辰溪、郴州嘉禾、岳陽岳陽樓、懷化沅陵借母溪、懷化漵浦共十二篇。節目播出後,在網上線下引起了強烈反響。叫好“點贊”之餘,不少網友還推薦起自己家鄉,希望《書記去哪兒》欄目組來報道“我們的書記”。  (原標題:《書記去哪兒》19日推光明村篇 記錄村支書黃鐵輝的一天)
繼續閱讀

上海自貿區求賢若渴


  上海自貿區正向那些精通服務業、金融業,對離岸貿易等有研究的青年人才拋出橄欖枝——日前在復旦大學主辦的“上海論壇”上,自貿區管委會副主任簡大年表示,“我們急缺這些領域的人才”。
  除簡大年外,該論壇還邀請了一些對自貿區頗為瞭解的官員和專家:世界自貿區協會主席格瑞艾姆·瑪瑟、香港貿易發展局研究副總監邱麗萍、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學校長波林·摩爾、韓國海洋水產開發院中國研究中心主任金範中等。
  “語言其實也是自貿區能夠成功的一個關鍵因素。香港、鹿特丹之所以成功,這兩者的一個共同優勢就是與各個國家和地區投資人士的溝通‘沒有語言障礙’。”波林·摩爾在發言中指出。
  “千人計劃”外籍專家、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型號總工程師助理丹尼斯·斯科特也曾指出,海外投資者目前瞭解上海自貿區政策仍存在不少障礙,“我們需要的不只是語言上的錶面意思翻譯,還有從海外投資者角度對經濟的解讀”。
  與全球其他地區的自貿區大多以稅收、對GDP貢獻率來評價成功與否不同,在上海,自貿區成功與否採用的是另一套以“制度創新”為主要依據的評價標準。此前,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就曾表態,對於自貿區“要從制度層面去看成果”。
  但無論是哪種評價方式,自貿區都得先讓企業主動進駐,並真正產生貿易量。在這方面,香港的做法頗值得借鑒。憑藉較低的稅收、方便的交通、完善的法治環境以及令外商感到舒適的語言環境,香港已成為全球主要貨物集散地之一。
  香港貿發局的邱麗萍說,這種集聚效應的背後,是香港方面長期不斷聘請專家人才為企業貿易提供服務的“長線投資”,“我們有供應鏈方面、離岸貿易方面的專家,為企業入駐提供各類咨詢服務。我們關註怎樣把一個香港本土公司,推入‘全球性企業’的行列。”
  據簡大年介紹,這種能提供高級企業咨詢服務的人,上海自貿區目前還“很缺”。在咨詢人才緊缺的情況下,上海自貿區自去年9月獲批建設以來,已接受了20餘萬次的咨詢,9000多家企業在此註冊,其中65%屬貿易類企業,30%屬服務類企業。
  在論壇上,簡大年不止一次地提到金融業人才,他甚至希望上海自貿區能與大學合作建立一個“實踐合作的平臺”,培養一些更接地氣的專業人才,“我們很需要這些人”。
  “改革的協同性問題”如今是自貿區管委會關註的一個重點話題。簡大年稱:“能不能研究一下,‘管放結合’究竟應該有個什麼樣的結合模式,自貿區發展如何與上海的貿易中心、金融中心、航運中心發展目標結合起來,能出台什麼實質性的舉措?而不僅僅是概念上的一種表述。”  (原標題:上海自貿區求賢若渴)
繼續閱讀

韓國沉船船主長女在法國被捕 將被引渡回國


  當地時間5月19日,民眾在韓國首爾市政廳廣場系黃絲帶紀念沉船事故遇難者。
  中新網5月27日電 據韓聯社報道,據韓國法務部等方面27日消息,法國司法部門當天在法國拘留了“世越號”客輪所屬的清海鎮海運公司會長、前SEMO集團會長俞炳彥的長女。她是韓國檢方開始調查“世越號”船主的非法行為以來,俞炳彥家族成員中第一個被抓的成員。
  報道稱,此前仁川地方檢察廳特別調查小組下令潛逃至法國的俞炳彥長女返還護照,並要求國際刑警組織對她發出紅色通緝令。
  俞炳彥的長女是一家設計公司的代表,涉嫌從子 公司非法賺取48億韓元(約合人民幣2929萬元)的咨詢費用,挪用公款80億韓元。這家子公司的總負責人因涉嫌挪用公款和瀆職而已被逮捕起訴。
  4月29日,韓國檢方要求俞炳彥的長女接受調查,但她沒有對檢方的傳喚做出回應,檢方則獲發拘留證並試圖強行拘留她。
  報道稱,在“世越號”沉船事故發生前後她出境到法國,一直藏身在巴黎高檔公寓。法國當局將辦理相關程序,將其引渡到韓國。
  4月16日上午,韓國載有476人(初步統計)的“世越號”客輪在全羅南道珍島郡海域發生沉船事故,生還者只有172人。截至目前,這起事故造成288人遇難,仍有16人下落不明。  (原標題:韓國沉船船主長女在法國被捕 將被引渡回國)
繼續閱讀

汪洋會見出席亞太經合組織貿易部長會議代表


  來源:山東廣播電視臺新聞中心《山東新聞聯播》
  齊魯網濟南5月18日訊(山東台記者 劉慶 李俠 王玉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汪洋5月17日在青島會見了亞太經合組織(APEC)21個成員的貿易部長和有關國際組織官員。
  據山東廣播電視臺新聞中心《山東新聞聯播》報道,汪洋指出,本次貿易部長會議是全球經濟複蘇進入重要關口和亞太經濟合作進入重要階段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也是11月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一次重要準備會議。會議將深入探討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促進經濟創新、改革與增長,加強全方位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建設等議題,具有很強的針對性。
  汪洋指出,亞太地區是世界經濟的重要引擎,APEC不僅有責任促進本地區發展,也有責任為世界經濟增長貢獻力量,期待會議在支持多邊貿易體系發展、推動結構改革、共同應對地區熱點問題等方面釋放積極信號,為世界經濟複蘇提供正能量。
  汪洋強調,APEC各成員發展階段、資源稟賦、文化背景不同,各自利益訴求也有差異。會議應秉持自主自願、協商一致的原則,照顧各方舒適度,努力達成互利共贏的成果。
  汪洋表示,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亞太,亞太的繁榮也需要中國。中國高度重視與APEC各成員的合作。我們將以負責任的行動,當好APEC年會的東道主。
  會見結束後,汪洋在青島考察了2014青島世界園藝博覽會相關場館和青島規劃展覽館。
  中央有關部門負責同志高虎城、畢井泉、趙樹叢;省及青島市領導薑異康、郭樹清、李群、雷建國、夏耕、張新起分別參加活動。  (原標題:汪洋會見出席亞太經合組織貿易部長會議代表)
繼續閱讀

體育加分高考生公示


  本報訊(記者 郭鵬)記者昨日從省教育考試院瞭解到,省教育考試院在其官方網站上公示了具備2014年河北省高考體育加分資格的考生名單,相關考生可登錄查看相關信息。
  今年我省共有371名考生獲得了體育加分資格,加分項目包括乒乓球、跳高、跳遠、400米、籃球、足球等,考試院在其網站上公示了每個獲加分資格考生的考生號、姓名、性別、畢業學校、選測項目,也歡迎社會進行監督。  (原標題:體育加分高考生公示)
繼續閱讀

八旬老人憶50年前偶遇焦裕祿:早餐讓廚師落淚



馬紡在接受採訪
  那碗紅薯麵糊,讓她咽不下白麵饃
  在線投稿記者博客聯繫記者
  □記者張叢博文洪波攝影
  閱讀提示“幾十年了,還是忘不了‘焦書記的早餐’。”5月7日傍晚6點,在鄭州紅旗路省委黨校家屬院里,提起焦裕祿,頭髮花白的馬紡記憶清晰。
  時光倒退51個春秋,馬紡還是位年輕姑娘,那時在團省委一份雜誌社工作的她,曾赴蘭考與焦裕祿在早餐時有一面之緣。她沒想到,這頓早餐的畫面在之後半個世紀中,仍不時浮現在腦海裡,多次提筆記錄又擔憂“手拙”未敢發表。
  這是一頓什麼樣的早餐,為何會讓馬紡在80歲高齡時仍放不下?大河報記者與馬紡面對面,打撈這段回憶。
  編者按:關於焦裕祿的報道,以穆青的長篇通訊《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傳播最廣,每一個讀完此篇報道的人,都被焦裕祿的事跡深深地打動。他堅持實事求是、群眾路線的領導工作方法,同全縣幹部和群眾一起,與深重的自然災害進行頑強鬥爭,努力改變蘭考面貌。他身患肝癌,依舊忍著劇痛,堅持工作。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鑄就了親民愛民、艱苦奮鬥、科學求實、迎難而上、無私奉獻的焦裕祿精神。
  50多年前,還是一位年輕記者的馬紡去蘭考採訪,在吃早餐時偶遇焦裕祿。焦裕祿簡單而又清苦的早餐,給年輕的馬紡留下深刻的印象,她曾想寫出來,但由於自謙“手拙”一直沒能完成。但這個微小的細節,半個世紀以來她都無法忘懷。再看看現在,特殊的精美小竈,那些動輒上千上萬上十萬上百萬一席的宴餐,多麼華麗,多麼奢靡……去年3月,中央發佈三公消費禁令,厲行節約從餐桌開始。現在,讓我們來看看焦裕祿的早餐,那是怎樣的一份早餐呢!?
  赴蘭考採訪,餐廳“偶遇”焦書記一面之緣
  “日期記不清了,大約是在1963年10月……”80歲的馬紡坐在沙發上,沒等記者問,便主動打開話匣子,語速緩慢,揭開塵封半個世紀的畫面。
  那時,她所在的團省委雜誌《河南青年》正面向農村青年,開展“如何修理地球”的討論。這場討論基於的時代背景是,農村青年大都不安於在家務農,羡慕城市生活,在被問起“現在乾什麼工作”時,回答往往是帶有些許自嘲、無奈意味的“修理地球”。因此,馬紡被派去蘭考組織當地青年來討論,聽聽蘭考青年的心聲。
  馬紡回憶,當時蘭考是個窮縣,逃荒要飯出了名的地方,焦裕祿來到蘭考後,先把阻止群眾外出逃荒要飯的“勸阻辦”的牌子摘掉,不但不阻止還送群眾出去,後來還叫群眾有組織地出去,但這不是逃荒要飯,而是憑勞動能力生產技能討生活,會燒窯的就去幫人家燒磚燒瓦,願意下煤礦的就介紹你去挖煤,沒技術的就上山砸石子,願意留下來的就治沙、治鹼、治水除三害。漸漸地,當地小青年開始轉變,由被動地“修理地球”變為主動地、想方設法“修理”地球上這一小片地方。
  當年,馬紡到蘭考時天色已晚,由於蘭考團縣委沒有自己的招待所和客房,馬紡和同事紹卿被安排在縣委招待所,用餐的地方是在縣委大食堂旁邊為客人另闢的一間房,房間與食堂操作間隔窗相望,操作間里的一舉一動都一目瞭然,說話也能聽得很清楚。
  第二天吃早飯時,馬紡剛落座,就看見操作間來了一位領導幹部模樣的人。“高高的個頭,烏黑的頭髮,清俊的臉上有一雙大眼睛,披著一件深藍色外衣。”馬紡根據記憶描繪著,然後邊演示刷碗動作邊說,他走到食堂操作間,從牆壁上一個洞眼裡拿出一隻粗白瓷碗、一雙筷子和調羹,在水龍頭下沖洗了一下碗筷,遞給廚房師傅。
  此時,接待的同志正從食堂端菜端飯,這位領導幹部便詢問道:“有客人嗎?是哪兒來的客人?”那位同志回答:“團省委的兩位同志來調查青年團的工作情況,還要組織專題討論。”聽後,這位領導同志說:“不管是上級來的還是外地來的,到了我們這裡都是客,他們都是來幫助我們工作的。雖然我們蘭考現在還很窮,也一定儘量讓客人吃飽吃好。”
  這一番話,讓馬紡心裡一陣溫暖,只是她還不知道,眼前這位就是蘭考的縣委書記焦裕祿。
  一頓早餐

  那碗紅薯麵糊,讓她咽不下白麵饃
  馬紡說,接下來的早餐,她吃得“不得勁”,不是因為飯菜不好吃不下,而是看到焦裕祿吃的早飯後,自己吃不下。馬紡在後來寫的《焦書記的早餐》的日記中記錄了當時的情景(摘錄)——
  熱騰騰飯菜已擺滿桌:有醋熘綠豆芽、白菜熬豆腐、香噴噴的蔥花炒雞蛋、金黃金黃的油條,也有白麵饅頭和綠豆稀飯。在那個困難的年月這頓早餐夠豐盛的。
  我們註意到操作間里大師傅從一個陶罐里挖了兩調羹麵粉在那隻粗白瓷碗里,又加上些溫水調勻了,又去爐竈上提了一壺開水衝到碗里,隨手挖一調羹紅糖攪和幾下放在領導同志面前。
  “老張同志,客人的飯菜齊了?”大師傅說:“都上齊了。”
  過了好一會兒大師傅才說:“焦書記,你身體不好工作又累,見天早飯就這一碗紅薯麵糊,俺心裡……不得勁。”
  “這就很不錯了,又香又甜。”書記說。
  紹卿同志小聲對我說:“這位縣領導就是焦裕祿書記啊,我剛纔聽見大師傅喊他焦書記。”
  焦書記吃著吃著突然停了下來,只見他用筷子頂住肝部。大師傅見狀連忙走過來問:“焦書記,湯是不是太熱了,看你頭上汗直往下流。”
  焦書記搖搖頭沒說話。
  “是肝部又疼了吧。”大師傅關心地問。接著又說:“焦書記你啥都好,就是不聽勸這一點不好。聽人家說肝病需要高糖高蛋白,這一碗紅薯麵糊能有多少營養?我說給你加個雞蛋你不要;想去醫院給你開點葡萄糖粉你不准。”
  焦書記說:“老張師傅啊,你知道咱縣寨子大隊的群眾吃的什麼嗎?乾糧是要飯要來的乾饃頭和雜麵餅子,湯是清水煮乾紅薯葉。我的這碗紅薯麵糊還有紅糖,比起他們強多啦。”
  看看焦書記的早餐,再看看我們餐桌上的客飯;聽聽焦書記交代伙食管理員的話,也聽見了焦書記和大師傅的對話,我們真是難為情。我看見紹卿同志兩眼直勾勾地望著操作間,白麵饅頭在嘴裡翻轉。我們似乎是覺得不該吃這麼好的早餐。
  一會兒工夫,我抬頭看見焦書記吃完了紅薯麵糊糊,還把粘在碗上的用調羹颳了又刮,直到颳得乾乾凈凈才捨得放在水龍頭下沖洗。然後仍舊放回那牆壁上的洞眼兒里。
  焦書記走出飯堂的操作間,我們也放下碗來到操作間,看著焦書記的背影。
  “這就是縣委書記嗎?”我問。大師傅點頭說:“就是。”
  我又問:“他早餐就這一碗紅薯麵糊,那他中午吃什麼?”
  大師傅說他中午不在這兒吃,他十天有八天在基層,在群眾家裡吃,按照國家規定在群眾家吃飯交糧票和錢。碰到什麼吃什麼;有時候兩塊蒸紅薯就是一頓飯;有的受災嚴重沒啥吃,也只有含著淚將要飯要來的乾饃頭送到他手上。要在治水治沙的工地上趕不上去群眾家裡吃飯,就坐在工地上嚼幾塊從自己家帶的苞谷麵餅子,那也是一頓飯……大師傅說到這裡哽咽著,背過臉掉下淚珠子。
  一篇文章半個世紀修改四次,卻一直沒敢發表
  從蘭考回來,馬紡向身邊同事分享了這次親眼見聞,併在日記本上簡單地寫了篇隨筆。後來,焦裕祿因病逝世,同事們鼓勵她寫一篇文章。馬紡開始嘗試著寫《焦書記的早餐》,但她只是動了筆但沒寫。
  原因是穆青的長篇通訊《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已經發表,在天南海北廣泛傳播,人們被焦裕祿的事跡深深感動,學習焦裕祿精神迎來高潮。“這篇大塊頭文章一發,我也就不敢寫了,怕寫得不好,寫歪了怎麼辦?”馬紡不停說自己“手拙”,後來這篇文稿也在生活變動中遺失。
  直到1991年從單位離休,馬紡還是忘不了“焦書記的早餐”,再次提筆。“老是放不下,腦海裡總是記得這件事,雖然時間、當時接待的蘭考縣團委同志的名字都記不得了,但焦書記刷碗的動作仍歷歷在目,廚房師傅的話還言猶在耳。”馬紡說。
  為何僅僅一頓早餐卻難以忘懷?馬紡向記者解釋,印象深是因為“反差大”。看到焦裕祿的早餐,她當時就聯想到1959年冬天,去豫西一個工廠採訪見識過的小竈食堂,一人一竈,山西人愛吃餄餎,炊事員便給他一個人做餄餎;東北人愛吃餃子就給他一個人包餃子;上海人有自己的炊事員。想吃什麼就有什麼,吃完飯自有炊工來刷洗。
  講述到當時焦書記吃的早餐場景,馬紡將食指放在臉頰處,來回打著圈,“當時聽師傅介紹完焦裕祿的吃飯情況後,我們口裡的白麵饃一直來回翻騰,就是咽不下去,吃著心裡有愧啊!”
  說到這裡,馬紡突然將臉龐朝著記者詢問:“紅薯麵糊肯定不能算小竈,你說焦書記的早餐該算是什麼竈?”看到記者一時說不出,她接過話頭笑著說:“我到現在,都還找不來該叫啥竈咧!”
  這次文章寫完,馬紡還是沒敢發表,前幾年編寫一本回憶錄,她本打算將這篇文章收錄其中,可還是在書籍出版前拿掉了。“總是放不下,可又害怕拿不出手。”
  今年5月14日,是焦裕祿逝世50周年紀念日,“焦書記的早餐”又開始在馬紡腦海浮現,她再次修改並拿給家裡的晚輩看,這已是第四稿。馬紡說:“我今年80歲了,每每看到焦裕祿的故事還是感觸很深,對現在這個時代來說,我覺得學習焦裕祿的精神還沒落伍。”
(編輯:SN086)
繼續閱讀

朝鮮5歲幼童寫日記歌頌金正恩(圖)



  景香和老師同學們一起讀書(來源:勞動新聞)
  國際在線專稿:朝鮮《勞動新聞》5月5日的一篇報道介紹了朝鮮一位文學神童5歲時寫的日記,日記中贊美了朝鮮已故領導人金正日和現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報道稱其文字優美感人,讓人難以相信文章出自5歲幼童之手。下麵是其中的一篇日記內容:
  2012年6月1日 星期五 晴
  今天是我們祖國花朵的節日——六一兒童節。
  花花綠綠的彩旗把我們的心緒帶到了運動場上,我懷著激動的心情來參加摘玩具比賽。賽場上掛滿了一觸即破的紅氣球、長鼻子大象、蹦蹦跳跳的小兔子,以及刀、槍等玩具。
  我來摘哪一樣呢?兔子?熊?最後,我懷著成為金正恩元帥勇敢人民軍一員的心情跑去摘槍,就像戰場上的軍人叔叔一樣勇往直前。
  爸爸稱贊了我,鼓勵我以後去做一位軍人英雄。
  報道稱,這位神童名叫金景香,出生在一個平凡的軍人家庭。景香3歲時已能識字讀書,讓周圍人感到十分驚奇。景香的詞彙量十分豐富,大人隨便說出一個詞,她就可以毫不猶豫地接著說出一個句子,在幼兒園被譽為“文學神童”。凡是與朝鮮語有關的問題,從來沒有難倒過景香。她還在2012年朝鮮第五屆全國幼兒園朝鮮語作文比賽中拿到了特等獎。
  景香在今年4月1日朝鮮12年義務教育正式實施的時候上了小學,她立志好好學習,把自己培養成為一名女作家。(海燕)
(原標題:朝鮮5歲文學神童寫日記歌頌金正恩)
繼續閱讀

湘江油污帶今天抵達洞庭湖 長沙等地水質未受影響


  央廣網株洲4月20日消息(記者薑文婧)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道,4月17日11點半左右,在湘江株洲航電樞紐下游約10公里的辰洲水域,一艘下行運砂船因操作不當,導致船體觸礁,船艙進水坐沉,無人員傷亡,但船艙中的動力柴油和機艙油污水泄漏進入湘江水體。18日有目擊者反映,湘江出現一條向下游漂移的油污帶。記者從湖南省多個部門確認,此移動的油污帶確由運砂船翻船事件所致。
  事故調查結果顯示,事故船隻泄露的油污量在200升左右,在江面形成了一個油污帶,並且從事發江面地點向下游移動。湖南省環保廳聯合下游城市的水務、環保、海事等多個部門啟動了應急預案,一方面在受污染的江段設置了隔油圍欄,攔截、打撈油污。另外一方面對可能受到影響的自來水廠的取水口採取了圍擋等保護措施,阻止油污進入,併在自來水預處理環節投放活性炭吸附,以保護下游城市飲用水源的安全。
  昨天子夜時分,這個油污帶已經從上游的株洲、湘潭段漂移至湘江長沙段。長沙市海事局調集了11條船舶和兩條海軍艇,攜帶圍油欄、吸油氈,在江面用物理方法消除浮油污。現在從江面上看,眼睛可見的油污已經全部清除了。現場作業的人告訴我們,雖然不可能完全把江里的油污都清除掉,依然會有一些殘餘的油污繼續向下游漂流進入洞庭湖,但是這個量已經是微乎其微,不會造成污染和影響。
  現在株洲、湘潭、長沙等地的水質情況還是很好的,湖南省環保廳應急辦的負責人說因為及早採取了防護措施,加上泄露的油污量本身不是很大,目前對水體的污染已經得到了有效控制,他們對沿江的水質也進行了加密監測。
  從前天夜裡到今天,長沙市水政監察船隻一直在長沙市多家自來水廠附近的江面,每隔一小時取樣江水送交環保部門進行檢測,嚴密關註水質。另外我們也從株洲、湘潭、長沙三個城市的水務局、自來水廠得到了證實,長株潭三市自來水的源水和出廠水的水質都穩定達標,並沒有受到影響。居民可以放心的飲用。  (原標題:湘江油污帶今天抵達洞庭湖 長沙等地水質未受影響)
繼續閱讀

食藥監總局將開展突擊檢查


  本報北京4月15日電 (記者王珂)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15日召開發佈會,通報了醫療器械“五整治”專項行動進展情況。下一階段,醫療器械“五整治”專項行動將完成監督抽驗的檢驗工作,對部分無菌、植入性醫療器械生產企業質量管理規範組織開展飛行檢查。
  為調查瞭解醫療器械流通和使用環節存在的突出問題,今年1月,食藥監總局組織了4個暗訪調查組,對北京、河南、廣東、貴州、海南五省(市)醫療器械經營企業和使用環節進行了暗訪調查。
  據瞭解,食藥監總局將暗訪發現的14個案件線索轉交相關省(市)食品藥品監管部門進一步核實,目前7個案件線索已核實並查處。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已對涉案企業採取了約談負責人、依法沒收產品、罰款、註銷許可證等措施,並對涉嫌誇大宣傳問題的產品移送工商部門處理。
  發佈會還通報了“五整治”專項行動開展以來查處的5個典型案件,這些案件案情複雜,涉案金額巨大,其中有3個案件涉刑犯罪,由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和公安部門聯合破獲。
  食藥監總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在前期集中排查和監督檢查基礎上,抓好企業整改和違法違規行為的立案查處,對各地開展“五整治”專項行動情況進行監督檢查和督查督辦,逐步出台醫療器械註冊、生產、經營和使用環節監管的規範性文件和監管措施,進一步建立健全醫療器械監管長效機制。  (原標題:食藥監總局將開展突擊檢查)
繼續閱讀

廣深沿江高速時速有望提至120公里


   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4-11來源: 信息時報 作者: 林洪海
  信息時報訊 (記者 林洪海) 記者昨日從有關部門獲悉,深圳市交警局近日將向省交通廳報批廣深沿江高速提速,預計提速20%,為120千米每小時,目前廣深沿江高速的最高車速為100千米每小時。記者昨日從廣深沿江高速路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獲得證實,廣深沿江高速確實在申請提速,但是目前還沒得到批覆。省交通廳則表示目前還尚未收到廣深沿江高速提速的報批。
  據悉,廣深沿江高速自2013年12月28日開通之後,最高車速一直限制在100千米每小時。深圳市交警局近日將向省交通廳報批廣深沿江高速提速一事。廣深沿江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總工程師陳春江介紹,目前公司確實已經著手報批關於廣深沿江高速提速一事,提速後為最高時速可達120千米每小時。不過,至於提速後會不會漲價,他則表示不清楚。
  不過省交通廳方面則表示,對於廣深沿江高速要提速一事,目前還尚未受到報批,也不方便回應。
    (原標題:廣深沿江高速時速有望提至120公里)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